顺德农民借

顺德农业大户每到一地都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

凭借着技术、资金和对市场敏锐触觉的优势,“可怕的顺德人”在农业发展上摸出了一条路子??在外面租地发展农业。超过15万亩的种养总面积差不多再造了半个顺德农业
这几天,广东长江食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江建常非常忙碌,但更多的是兴奋。刚刚在深圳注册了一家分公司,长江食品的生猪即将从台山启程,源源不断地流向深圳市场。
“这几年我们增长速度非常快。1998年我们年产值只有2个亿,现在已经达到13亿。如果不来台山,我们还只能在顺德打转转”。
江建常不是台山人,他来自顺德。 “走出去”天地宽
顺德农业大户每到一地都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
江建常原来是顺德一家转制农业企业的老总,在顺德日子过得还不错,有一家屠宰场、两个养猪场。
一个偶然的机会,江建常来到广东台山,“我一到台山就发现这里土地特别多,特别适合农业企业发展”。1997年,不甘满足的江建常兼并了台山食品进出口公司,走上了“公司+农户”的产业化路子。
有了龙头企业的带动与示范,台山农户养猪的热情空前高涨,“1997年前台山养的全是长不大的土猪,第二年就全部改成了我们的良种,当时台山年产生猪16万头,到2000年就突破39万头。”江建常说。目前,长江食品年养殖生猪60万头,年屠宰量120万头,公司已成为拥有养猪、饲料生产、集贸市场、屠宰等8大产业的龙头企业。
而在离台山县城不远的斗山镇,记者看到这样一个场景:远远的天边是一抹青山,而面前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鱼塘,在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鳗鱼养殖基地内,50多个顺德养鳗大户聚集于此,养殖面积高达近6万亩,占了台山鳗鱼养殖总面积的近70%。
“在顺德,塘租一般每年要2000多元一亩,而这里只有四分之一。”广东鳗鱼业商会副会长周绍荣介绍说。除了土地便宜外,气候好、空气好也是吸引顺德人来台山养鳗鱼的重要原因。周绍荣在台山的养殖面积就有1万亩,今年又增加了1000亩,这几天,他又在张罗着开办一家烤鳗厂。周绍荣对记者透露,在这里养鳗,好的大户一年赚个几千万元没问题,高的利润上亿元,确实有点出人意料。
台山,只是顺德种养大户“闯天下”的一个缩影,如今在中山、番禺、高明、云浮乃至北京、福建等地,到处都可以看到顺德农业大户上山种树、租田种花养鱼的身影……凭借多年积累起来的资金、技术、渠道与管理优势,顺德农业大户每到一地,都成为了当地的龙头企业。
“顺德人很有魄力,胆识相当大,看得相当准”,在原来的台山食品出口工作多年,现在又是长江食品办公室主任的孔荣周心服口服。
谋生计“念农经” 1000多名五沙村民将触角伸向外面租地耕种
明媚的春光里,周应斌在番禺大岗镇星沙村的一个鱼塘边忙里忙外,增氧、放水、投料,事事都得亲力亲为,这口28亩的鱼塘并不是他的,而是2004年他从星沙村民手中租来的,鱼塘里养殖的是常见的四大家鱼。
周应斌不是本地人,他家在顺德大良的五沙村??离星沙村不到20分钟的车程,过去全村7600多名当地村民一直以耕种为业。2003年,由于村里的土地全部被征用,尽管全家拿了近3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但周应斌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2004年底,周应斌来到了星沙村,承包了28亩鱼塘,每亩年租金约500元,投入16万元对鱼塘进行了全面整治,添置了养殖设备。第一年鱼塘产值就达到了11万元,“如果鱼价不跌的话,今年估计产值20万元,利润5万?6万元。”周应斌显得很乐观。
像周应斌这样外出包地谋生的五沙农民,这两年越来越多,现在已经达到了1000多人,他们的触角伸向了番禺、中山、肇庆甚至广西、湖南、云南等地,水产、香蕉、蔬菜、花卉成为他们外出租地耕种的主业。据统计,2004年,五沙外出租地的农民只有89户,耕种总面积6175亩,而一年之后,则高达299户,面积24294亩。
现在,逐步在外地站稳脚跟的五沙农民并不满足于小打小闹,做大做强同样成为他们的奋斗目标。周荫良这一传奇式的人物,几乎成了他们的偶像,周荫良3年前同样没有工作,自从涉足苗木种植之后,3年时间,他已经在番禺、新兴有了2000多亩的生产基地。
“现在中国的城市化这么快,绿化早已成为一个朝阳产业,而最近中央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又为我们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眼光独到的周荫良对记者说。
“扶一程”请走好 政府部门鼓励顺德农民走出去
对在外面租地发展的农业,顺德政府称之为外延农业。
“外延农业是顺德工业化、城市化的产物,顺德农业必须跳出本土,只有把技术、资金、市场与外地的资源优势相对接,才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神奇活力。”顺德农业局局长岑伟垣说。
据了解,目前顺德真正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约8万人,而耕地面积只有38万亩,如果只是图个温饱,人均4亩多地绰绰有余,但是要想赚钱,在生活成本相对较高的顺德,这点地远远不够,而以产业化、规模化为特征的农业大户,又必须要以大量租用土地为前提,问题是地从何来?
“即使我们有可能将全村的土地全包下来,赚了钱,我们还是会被无地可耕的村民戳脊梁骨的。”周绍荣说。
顺德政府清醒地意识到,跳出狭小的顺德,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是顺德农业的出路,政府为此大张旗鼓地鼓励顺德农民走出去。
岑伟垣表示,顺德政府的做法是从政策上鼓励,资金上扶持及服务上全面及时。
2004年,顺德政府第一次对“十大外延农业大户”进行了奖励,每户奖金3万元,“虽然只有3万块,但比拿到100万还高兴,我们精神上觉得很满足,这说明顺德政府从来就没有忘记我们这些长年在外奔波的农民。”养鳗大户周绍荣说得情真意切。
为了鼓励五沙的全征地农民外出包地,2004年,顺德大良街道出台了一项政策,连续3年每年拿出100万元,补贴五沙外出租地发展的农民。
“原来估计最多租种1万亩,平均一亩补贴100元,没想到政策推出不到一年,村民们租种土地从6000多亩扩大到了24000多亩。”岑伟垣介绍。
虽然农民们纷纷跳出顺德,但顺德政府部门尽量为外延农业的良性循环创造了一个优越的发展环境:规范与引导生产经营,提高产品质量、协助行业自律。
去年世界最大的鳗鱼消费国日本,以发现中国烤鳗有药物残留为由,立即关闭了对日出口的所有渠道,一时间,整个养鳗业一片恐慌,这个时候,顺德农业局挺身而出,上省政府递报告,到国家检验检疫局反映情况……在“娘家人”的种种努力下,一个月之后,出口重新恢复,鳗农们无不欢呼雀跃。
“理性地说,顺德农业资本不是外流而是外扩,外延的往往是生产基地,留下来的是总部与渠道。”岑伟垣表示。
事实上,尽管外延的花卉种植基地有3万?4万亩,但陈村花卉世界反而比以前更加兴旺;顺德鳗农处延养殖近6万亩,但是6家烤鳗厂还是全部留在顺德……
总部加基地,分工与合作,使得顺德农业的堆头越做越大,越大越强,路子越来越宽。据了解,目前顺德外延农业的总面积已经超过15万亩,差不多已经再造了半个顺德农业。
《华南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